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官方5码摇钱树5tucc >

观点1+1:官员财产公示“零投诉零异议”绝对廉洁?

发布日期:2019-11-24 12:16   来源:未知   阅读:

  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背景:记者近日一一回访了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关注度比较高的试点地区,浙江慈溪、宁夏银川和宁夏青铜峡三地的回复都是“零投诉零异议”。

  湖南红网发表董悦何的观点:对某些官员来讲,“零投诉”早已且必须在某种计划之中。他们明白,既然要向公众“掏腰包”,只要稍有被投诉的可能,就要提前好好准备一番,因为谁会明知前面是坑还往里跳?于是对一些可能引发公众疑虑的资产,当先转移到他人名下“暂避风头”;实在不好转移的,也可调整下公示范围,不让更多的人知道,干脆就选择“内部公示”,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之间谁又会公然去挑刺?在某些官员心中,公示还是不公示,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公示什么样的内容却能自己一手掌握,“零投诉”的财产申报也就顺理成章。“零投诉”的结论,不知代表着官员的清正廉洁,还是更代表着群众参与度的不够,或者直接说是“零关注”?如果仅仅是为了证明自身“健康”,何须各地想方设法小心翼翼试点财产申报公示呢?

  小蒋随想:官员财产申报是一回事,公示是另一回事。不少干部早已进行了财产内部申报,但由于内部核查欠缺,申报未必不会沦为瞒报。至于官员财产公示,一方面只在少数非热点地区试点,另一方面被公示者很可能事先已进行资产转移,所以出现“零投诉零异议”也不意味着“绝对廉洁”。说白了,现在的贪官学聪明了,名表、名烟尚且都已被“雪藏”,又怎能在公众面前真正“亮家底”?在官员财产公开迟迟不推广的时候,在房地产信息联网一直难推进之下,问题干部有太多时间“做准备”,这也在不断瓦解有关举措本应具有的“杀伤力”。更重要的是,等腐败者贪了再去“晾晒”,终归是“马后炮”。反腐需要事后追究,更要事前预防与权力约束。

  背景:5月5日,38岁的男子夏文金涉嫌盗窃被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城北派出所拘留,10日,警方决定对其行政拘留8日,但始终没有通知家属。5月14日,尚在拘留期的夏的遗体却被人发现漂浮在鱼塘,警方称,“溺水死亡”。家属质疑夏的头部、脖颈、胸部、腿部等出现伤痕,警方解释:“眼睛和嘴被鱼儿吃了。”

  湖南红网发表邓海建的观点:一个健康的人,因为拘留而“行动不便”,此后又于一个莫名其妙的晚上,被托付给一个忽然“消失”的朋友,最后又惊悚地浮尸在鱼塘,伤痕累累、悬疑重重——这样的故事,也许本该出现在福尔摩斯探案集里,却在法治中国的背景下,指向难言清白的程序正义。当然,细节有待厘清,真相尚需掘进,只是,行政司法部门的凌乱与心虚,究竟该如何解读呢?鱼也许吃人,终究吞噬不了正义。越是耸人听闻的事件,越要苛求无欺历史的真相。

  新京报发表刘子溪的观点: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嫌犯的离奇死亡和派出所存在直接关联。警方也称家属可申请提起鉴定机构进行尸检。到底是像家属怀疑的“把人打死扔在鱼塘里”,还是因意外溺水身亡,尸检结果应该可以作为重要参考。显然,一个人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而当地警方对死者家属和公众的回应,应该更加专业一些,而且需要更多经得起法律检验的证据,而不能简单将死者的伤痕推到鱼的身上。。

  小蒋随想:鱼啃食的痕迹与殴打的伤害,肯定是不同的。警方称家属可申请尸检,似乎是一副光明磊落的架势。但纵观以往的案例,某些尸检机构并不独立,不同单位给出的尸检结果相互矛盾,不仅难获送检家属的认同,更令社会感到茫然失望。另一方面,也不能回避另一种现象——有人口口声声要求真相,但实际只想要“自己想象的真相”。当这种偏狭的潜意识与某些权力者对问题掩盖子混杂在一起,更使得真相犹如一团乱麻、信任无从谈起,有人则在其中浑水摸鱼。

  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